魏则西去世一周年:父母试管婴儿失败,希望再次化为泡影(2)

2017-05-19 07:16
四大新闻-社会
 

“试管婴儿”这项技术,他们之前听说过,但是从没详细了解过,但魏则西在离开这个世界的前一天晚上,把他们叫到跟前,交代他们尝试一下试管婴儿,再要个孩子,“替我照顾你们”。

“43岁是个坎儿”,王丽听大夫说,43岁之前的育龄妇女,平均卵子质量较高,属于“年轻的”,像她这样的高龄孕妇,且不说怀孕的辛苦和风险,只是成功的概率,都很难说。

“如果老天爷赐一个,我们就留下。”魏海全害怕,没有这件事,不知道以后的生活能有什么寄托。

3个月前,他们还不敢抱任何希望。

因为那时候的体检指标并不乐观。有人通过每日人物联系上魏海全夫妇,从美国西海岸找最先进医院的医生帮忙观察诊断结果。

“你们来北京做(试管婴儿),经济上有困难的话,就把身份证拍下来给我,我给你们订机票。”这位姓戴的先生联系了北京的医院,一直在关注着这对夫妇,乐意提供经济上和技术上的帮助。

魏海全最终没有接受。

他不想再欠下人情。为了给魏则西治病,这个家庭已经承载了太多人的善意。

他们决定,就在西安试试,再取一次,多配成几个,增加成功的概率。

第三次尝试就在10天之后,打完了促排针,这次王丽只得到一个卵子。好在,卵子健康,受精也成功。

3次取卵,5个卵泡,终于成了2个健康的胚胎。

痛 苦

汽车以15公里每小时的速度从地铁站开到小区。驶过铁轨或者减速带时,速度还会减半,魏海全慢慢踩下刹车,生怕颠到后排的王丽。

遵照医嘱,平躺有利于这枚小小胚胎顺利着床。平时不用10分钟的路程,这回开了20多分钟。

午饭是在外面饭馆里吃的,一盘豆腐丝,一盆胡辣粉丝汤,一份肉,王丽想吃点辣的。

“医生说不让吃辣,”魏海全想想,没坚持,“你想吃就吃吧!”

这顿花了87块钱的饭,算作对怀孕取得“阶段性胜利”的庆祝。平时在家,都是王丽忙里忙外,魏海全从来不下厨房。吃完这顿,他就要开始适应新角色,为家里的高龄孕妇,洗手做面粥。

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是吃药和打针。冰凉的油性液体通过肌肉注射,进入王丽的身体,用来调节孕激素和促排卵。一段时间下来,王丽的左右两边屁股都已经疼得坐不下。

魏则西去世一周年:父母试管婴儿失败,希望再次化为泡影

为了少跑两趟医院,魏海全亲自给王丽打针,每天至少两针。图 / 韩逸

打针由魏海全帮忙。在给魏则西治病的日子里,这位父亲早就成了半个护士,能够熟练地给儿子打针。“把屁股分成四份,最右上角那一块,扎进去不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