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则西去世一周年:父母试管婴儿失败,希望再次化为泡影(3)

2017-05-19 07:16
四大新闻-社会
 

密集的针眼排列在妊娠纹的附近,成了两次生命孕育之间的隐秘连结。生魏则西的时候,王丽24岁,身体轻快得像只小鸟,产假休完,她就开始了三班倒的工作。

年岁的增长让再次孕育变得非常痛苦。 一小块淤青悄然生长、变大,每天晚上,王丽要做30分钟的热敷。做热敷的理疗仪是魏则西生病时买的,为了配合化疗。

黄体酮激素不容易吸收。很多病友的屁股都被打得疙疙瘩瘩。每天两针,王丽需要不停地揉,让药力顺利发挥。

魏海全提前拿出冰箱里的土豆,温上。等热敷好了,切片,贴好,用来消肿和帮助吸收。

魏则西去世一周年:父母试管婴儿失败,希望再次化为泡影

魏海全在厨房里给王丽切土豆片,用来冷敷,帮助药物吸收。图 / 韩逸

失 落

一开始,王丽并不想怀这个孩子。

“养个娃多难啊。”生魏则西的情景好像就在她眼前,疼了一早上,宫口断断续续开到两指,怎么都使不上劲儿。她实在受不了,最后还是实行了剖宫产。

男娃6斤8两,健康。王丽觉得这一刀挨得虽然疼,可那天是她这辈子最幸福、最完整的一天。

魏则西去世一周年:父母试管婴儿失败,希望再次化为泡影

魏则西的童年照

1994年2月18日,男孩取名叫魏则西。这是后来与百度竞价排名、莆田系医院挣不脱绕不开的一个名字,在当时,只是王丽怀胎十月掉下来的肉,是她和魏海全想要一辈子守护的生命。

“咋就没了呢。”王丽一边扫着卧室的床铺,一边念叨着儿子的懂事,她没法接受。

可是不管接受不接受,儿子再也不会回来吵着想吃干锅鸡,一起过一个热热闹闹的生日了。

“19940218”这串数字,连着wzx三个字母,成了家里的WiFi密码。连上无线网,两口子透过这个密码,看着网上从来没断过的,有关魏则西的文章。

他起诉了百度和武警二院,可是心里想儿子的滋味,甚于要那个最后的结果。

两口子一直关注着关于魏则西的报道。

卧室的床头,放着一本《人物》杂志,在2016年的最后一期中,魏则西被列入了“年度回忆”。“也许我儿子只是在这一年,这一段历史里微不足道地出现过,但他真的像这文章里写的,大风起于身后。”

要求采访的电话从来没有断过。有媒体请他们出席“3·15”消费者晚会和年度人物大会,魏海全很少有精力应对。“儿子没了,这些事还有什么意义?”

他说服王丽,一趟一趟地往医院跑。

希 望

这是反复煎熬的过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