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则西去世一周年:父母试管婴儿失败,希望再次化为泡影(4)

2017-05-19 07:16
四大新闻-社会
 

每次失败,都是满怀希望的落空。现在,王丽被重点保护起来,平时闲不住的她,只被允许在床上静卧。

一点风吹草动都让魏海全紧张。

中午饭点儿,王丽打电话让魏海全买些面条回家煮。第一遍没接通,就拨了第二遍。

第二遍很快被接起,魏海全在那头十分紧张:“你咋了,不舒服吗?”

“这有啥不舒服的,我就是喊你多买点面条。”

“嗨,那你发个微信还不行!打电话,吓死我了!”魏海全有点急。

除了各项检查和不断打针带来的身体煎熬,王丽每次坐上从咸阳到西安的汽车和地铁,都没法不想起儿子。

“则西看病就是走这条线。”魏则西化疗之后,头发一片花白,坐上公交车,会有小孩子好奇地看过来。

去医院挂号的医保卡,被剪去一个角,时时刻刻在提醒着这对夫妇,儿子已经不在了。

但魏则西在这个家里的痕迹,从来就没有消失。手机的屏保照片,WiFi的密码,卧室里的遗像。两个人聊着天儿,五句话里至少要有一句则西。

魏则西去世一周年:父母试管婴儿失败,希望再次化为泡影

照片是魏则西留给母亲唯一的笑容,王丽几乎每天都拿出来翻看。图 / 韩逸

“则西在那时候,可美了!”看着电视里的新闻,魏海全立马想起跟儿子在一起辩论的时候,两个人能脸红脖子粗地争论好几个小时,“我辩不过他!”

王丽就在一旁看着爷俩儿辩论,笑着,那是个完整的小家,“三个人在一起”。

儿子离开的最初几个月,两口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“陪着则西一起走了”。家里的空气是凝固的,偶尔打破沉默的,只有眼泪和叹息。

自从决定要个孩子之后,两个人好像有了新的奔头。王丽坐在床上要吃水果,魏海全把橙子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,插上牙签,端到床头,神色里带着温柔。

“我啥时候享受过这待遇。”王丽接过小碗,吃着,脸上有了难以察觉的笑容。

2月28日,化验结果出来,第一次移植失败了。王丽不得不花费很长一段时间来调养身体。但两个人并没想要放弃。

“以后这个娃,肯定不会笨了。”半年以来,这是魏海全第一次想到“以后”,“能像他哥哥,聪明!”

魏海全希望能再有个男孩,像魏则西。

本来,他想遵从儿子的遗愿,叫魏择西。后来,又想换两个字,叫哲希。

“还是没离开这儿,希望的希。”

(文中王丽为化名)

想看更多,请移步每日人物微信公号(ID:meirirenwu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