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租孩子被剥夺监护权背后:家里养不起才出租,年租金最高达5万

2017-09-15 07:12
四大新闻-社会
 

每日人物单朴综合报道

近日,经安徽蚌埠蚌山区人民法院裁决,一对父母因“出租”孩子外出偷窃,其监护权被剥夺。媒体称,这为全国首例。

综合媒体报道,这些“出租”的孩子被父母以及承租人当作了谋利的工具,父母收“租金”,承租人则利用孩子偷窃、乞讨。

租金近几年水涨船高。2006年有孩子为每月900元,而最新案例显示价格已达每年5万元。

不变的是,承租人仍可谋取巨大的利益。承租人往往会为孩子设定“考核目标”,每天要偷窃或乞讨数百元,完不成目标就要受到惩罚,有些孩子甚至被打死。

出租孩子被剥夺监护权背后:家里养不起才出租,年租金最高达5万

被出租孩子多用来偷窃、乞讨,完不成目标会挨打

妞妞(化名)是湖南道县人,她从6岁起就以每年5万元的价格被父母“出租”给他人,后辗转河南、安徽等地偷窃。

这期间,她要改口叫其中一名承租人何展莲“妈妈”。这在被“出租”的孩子群体里似乎是一种惯例,为了掩护身份,孩子们要以“妈妈”“爸爸”“姑姑”等称呼他们的承租人。

何展莲是一名孕妇,通常情况下,她和其他几名孕妇进入店内,和工作人员攀谈,趁他们不备,妞妞就进行偷窃。一位被偷的药店工作人员称,“小姑娘真专业,只拿大钱,小钱留下。”

2016年9月,妞妞被送到了蚌埠市救助站。

出租孩子被剥夺监护权背后:家里养不起才出租,年租金最高达5万

综合公开报道,这些外租孩子常被用来偷窃,此外,他们还常被当作卖艺乞讨的工具。

2011年,媒体集中报道了河南省太康县张集镇“出租孩子”现象。在当地,一些父母将学龄前的孩子以每月数百元到一千元不等的价格,“出租”给“杂技团”老板。

这些孩子要改口叫老板为“爸爸”,跟着他去往全国各地乞讨。媒体称,大人们经过一场饭局,甚至一支烟的功夫,就倒卖了一个幼童几年的“使用”权。

被出租的孩子就像是可用来谋利的工具,为自己的父母带来租金收益,同时,也要为他们的老板带来效益。通常老板们都为这些孩子设立“考核目标”。

媒体称,从太康县张集镇出来的孩子,如果有人讨得过少,往往都要挨打。有些孩子甚至被打死。

而早在2006年,深圳警方打掉的一个操控儿童犯罪团伙就明确要求,每个孩子每天要偷到500元以上的物品,否则将以关黑屋、饿、殴打等手段对他们进行摧残。

小孩们也学会了应对。有一次两个小孩偷了两部手机,他们将一部交给团伙头目,另一部则埋在沙堆里,日后偷不到东西就可用它来交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