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租孩子被剥夺监护权背后:家里养不起才出租,年租金最高达5万(2)

2017-09-15 07:12
四大新闻-社会
 

出租的孩子老家养不起,“最不受待见”

办理妞妞所涉案件的民警告诉红星新闻:“孕妇携幼童作案的犯罪模式在这些人的老家——湖南道县长期存在并已成规模。”

中国青年报也评论此事,当租借孩子成为一种风气,一种犯罪产业链的时候,许多人通过这种方式“发家致富”了,更多的人来效仿,不觉可耻,反倒以此为荣。

被出租的孩子家里也往往贫穷,而且子女众多。妞妞就有4个兄弟姐妹,其母亲也曾多次参与团伙盗窃并被处理过。

出租孩子被剥夺监护权背后:家里养不起才出租,年租金最高达5万

2013年,一个名叫“微博打拐”的公益组织发帖称,发现一个长期利用租来的孩子在上海酒吧卖艺的团体。上海警方将6名孩子、1名成人带到派出所,并通知该团体负责人协助调查。

这位负责人被孩子们叫做“姑姑”。她称,孩子都是她的远房亲戚,是从他们父母家花钱“请”来的,一年支付孩子家庭数千元的报酬。

同时,她也称,这些孩子在老家养不起,就跟着她来上海学杂技。他们也都是家里“最不受待见”的成员,即使在家也不可能有机会上学。

在河南太康县张集镇,很多家长将孩子送去学习杂技。很早之前,就有孩子跟着杂技团外出表演,后来有组织的乞讨也开始泛滥起来。

组织乞讨的被称为“丐头”,他们最喜欢“承租”3岁到6岁的学龄前儿童。媒体称,在许多家长看来,这些孩子更多是一种负担,但若“出租”出去,就能领到工钱,将负担转化成了资源。

剥夺父母监护权能不能阻止孩子被“出租”?

曾有全国政协会员在2011年建议过,若出租子女乞讨,可剥夺父母监护权。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事后对父母的惩罚措施,而很难起到事前预防的作用。

有些父母很难意识到“出租”孩子已经侵犯了孩子的合法权利。

2006年,有人发现6岁的小女孩榛榛在长沙街头卖艺乞讨。警方将榛榛送回河南周口老家,才发现榛榛已是第二次被父母“出租”,价格为每月900元。

面对批评教育,榛榛的母亲仍显得理直气壮,只是称“这只怪我们没有把她管教好”。

榛榛的母亲似乎也有充足的“理由”,家里穷,只能让孩子免费去学杂技,再把孩子“出租”出去。这在她们村是很常见的做法。

媒体报道显示,榛榛的父母并未受到处罚。

出租孩子被剥夺监护权背后:家里养不起才出租,年租金最高达5万

6月2日,安徽蚌埠蚌山区人民法院剥夺了妞妞父母的监护权,并依法为孩子重新指定合格的监护人。这被一些媒体称为全国首例。